改革带来残酷的市场机会

发布时间:2022年06月12日
       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的中国政策导向, 不仅针对经济领域。这是中国向现代国家治理转型的综合性政策规划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 这是一次全面的改革宣言。全会公报从宏观层面和微观层面都有了新的表述。它所确立的社会管理理念和思想,

将给中国人民带来前所未有的精神振奋, 必将对未来的中国经济和金融市场产生深远的影响。全会是自上而下的启蒙运动。多年来形成的社会弊端, 在社会上产生了不可估量的负面心理反应。社会资源分配不公、环境恶化、医疗教育资源严重短缺等问题引发社会纷争, 长期以来, 政府对解决这些问题束手无策。中共中央三中全会提出逐步缩小死刑适用范围, 推行独生子女政策,

废除劳教制度。这些都是在广泛的网络舆论基础上形成的决策共识, 体现了管理者与时俱进、进行现代化国家管理创新的勇气。三中全会敢于改革, 或许会给中国人民带来新的信心和勇气, 而对于处于快速变革时期的中国人民来说, 这是重拾对自己国家信心的绝好机会。希望这种信心能帮助商人停止在国内出售资产, 中产阶级不再急躁地寻找出国定居的途径。显然, 我们希望通过大刀阔斧的改革来遏制资本外流的冲动, 即使改革造成短期的不适, 也会有助于古代中国的真正复兴。房地产将逐渐挤压泡沫 房地产空头最喜欢的一个比喻是日本房地产市场的崩溃。除了当时日本发生的那些熟悉的情况外,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, 当时日本政府突然开放农地交易, 对日本地价暴跌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就在几个月前, 很多人并没有相信这种情况也会发生在中国。但中央三中全会明确规定,

今后要统一城乡土地市场, 农用地在市场上自主交易,

政府征地范围将逐步缩小, 这意味着进入流通环节的土地供应将突然增加。事实上, 多年来, 政府通过控制入市人数来维持高地价, 并通过招拍挂等环节, 谋求垄断供应地位。这才是房价上涨的真正原因。改革可能会从根本上改变这种状况, 不仅增加了市场准入数量, 而且拥有土地的农民也有权进行独立交易, 这对房地产市场的长远发展非常重要。房产税的征收最终写入全会文件。从官员到老百姓, 人们对房产税的认识还不够清晰。看来, 地方官员还在有意无意地抵制房产税的实施。这种情况与分税制实施前的情况有些相似, 地方官员还没有尝到土地财政的甜头。如果未来的地方官员尝到房产税的甜头, 他们最终将无法自拔。就像他们现在在土地交易市场上无法自拔一样。毕竟来自增量土地市场收入收费越来越有限, 十年积累的房源市场已经形成了庞大的税基。
       毫无疑问, 这将是未来地方政府依赖的巨大税种。它将与遗产税一并征收。它共同构成了政府的重要资金来源。这两个因素足以让未来中国房地产市场泡沫在政策敲定后开始破灭。这是很多人之前没有考虑过的重要因素, 但一切都在眼前。将带来残酷的市场机遇 这一次, 任何人都找不到任何借口来拖延和阻止新股注册制改革。此次事件对中国股市的实际意义高于股权分置改革, 实际上相当于重新开始。简单来说, 现行的审计制度其实只是一堆利益集团借机牟利的工具。它滋养了一群人,

却摧毁了中国整个资本市场。这个系统的原理设计其实是这样的:几千家可以入市卖股票的公司都被挡在了密不透风的墙外, 一群看门人有权决定谁可以入市交易, 并决定你会以什么价格交易, 这种严格的管理制度设计实际上并没有产生相应的优质上市公司。恰恰相反, 正是因为存在大而广泛的寻租行为, 证券市场才变得混乱, 人为地制造了一级市场的稀缺效应。困惑。公司成长由于上市交易, 它变得不可持续。注册制改革的意义在于, 由市场而不是少数人决定公司是否有权上市交易, 以什么价格交易。只要公司符合法定条件, 就可以自行决定是否交易。这样的改革是中国股市最迫切需要的改革。首先, 它可以阻止一些人试图通过寻租从上市中获利。其次, 市场会更加了解哪些公司是真正的好公司, 证券市场的质量也会相应提高。第三, 由于人为创造的一级市场稀缺性, 公司价格将不再以远离其实际价值的价格发行, 有利于市场的稳定, 有利于IPO后的上市公司持续平稳运行。大股东透支未来, 一锤子买卖的想法将是不现实的, 圈钱的行为将得到遏制。这会很像现在的新加坡交易所, 大大小小的公司都可以公开发行, 但是募集的资金非常有限, 仅限于公司发展的需要, 很难实现超值发行。
       只有注册制才能拯救中国股市的未来。这将为中国股市的长远未来带来巨大机遇。但这个未来的机会在短期内将是残酷的。如果实行注册制, 短期内可能会有更多的公司申请公开上市, 二级市场供过于求的问题将更加突出。对于希望在短期内提振股市的任何人来说, 这都不是好消息, 所以所以对于短线投资者来说, 这个现实是残酷的。尤其是创业板公司, 可能会涉及到一个重估的问题, 因为现在的创业板是旧制度中最后一个幸存下来的贵族。一旦IPO注册发布, 这些高价值的公司就会被曝光。但是, 注册制解决了我国长期的制度建设问题, 是长期的利好。如果制度建设走上正轨, 中长期来看, 中国股市有望进入类似于美国的长期牛市。对于股市投资者来说, 未来两三年如何度过灰色期是个大问题。彭福的建议是投资未来三年的风险边际, 而不是投资的增量价值。新经济增长模式不支持商品市场化改革, 但贯穿其中的红线是市场化和结构转型。政府管理者思维方式的改变, 将彻底改变未来的经济增长模式。我们看到的是, 所有市场化、结构调整的政策都在出台, 所有基于老思维的做法都被高层否决了。这是一个快速变化的时代。至少有几个机会主义的投资者应该赶紧改变幻想, 一个是认为新型城镇化会带来一些奇迹, 一个是整天梦想着另外四万亿甚至十万亿的人, 而这些人真的应该醒醒早起。过去十年, 中国大规模建设带来的大宗商品需求旺盛, 导致资源性产品价格居高不下, 但这种情况从去年开始有所改变。中国已经意识到以前的生产区已经积累了过多的过剩产能, 挤压产能的泡沫将对供应链产生连锁反应。如果河北省钢铁产能减少5000万吨, 电力需求将减少, 山西对煤炭、焦炭和铁矿石的需求将相应减少。事实上, 从有色金属到化工原料, 中国的需求在减少, 产能面临调整, 过去十年在全球范围内为中国准备的产能将面临过剩局面。因为, 除了中国, 世界找不到第二个买家来消化这些资源产品, 这种供需趋势将在未来几年继续发挥作用。现在钢价已经到了2009年金融危机的底部, 但其他有色金属仍然处于高位, 这与当前和即将到来的供应高峰非常不相符, 市场会以更低的价格反映这一点, 这个价格可能会在第四季度发生变化。农产品领域即将发生的变化, 或许可以通过政策来实现。极高的农产品价格对增加农民收入的作用有限, 但却是构成通货膨胀的主要因素之一。没有迹象表明新的改革者会继承现行的底层农产品收储政策。
       相反, 似乎有相当大的共识, 即农民获得补贴的方式可能会发生根本性变化。收储政策的变化将是影响市场趋势的关键因素。农产品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政策市场。